呴濡(現背)

    乱。


    金韩彬一手托着脸,眉头紧蹙,一手在词本边缘撕下一块块不规则的纸屑。本该是宁静的工作室添了此起彼落的话语声,广播正开着。


    广播里头的金振焕嗓子嘶哑,仍是金韩彬夜里总得反覆听个几遍的好听声音,但此刻他的夜空被撕了两半,漫天星辰谢幕,天边泛起微光,似是日出将至未至。


    那句词脑里早有它该有的模样,但不知是因为想不出个句末韵脚还是心里堵得塞,重温了存在电脑桌面的电影经典片段,又品了放在木...

【彬振】西别 (现实向/短篇)

    “我们不是为了形同陌路才相爱的。”

    我爱你,可并不如昔。

 

 

    秋日西风微凉,这年诡橘而多颱的夏季用最轰轰烈烈的一笔挥别了北半球,金振焕的发色也从八月首尔场时的银灰,经过多次替换,成了现在横滨场的纯黑顺毛。零星的几撮碎发顺着练舞时落下的汗黏附在脸颊边,小巧精致,怪好看的。

    再过几天可又是今年内第三次的韩国回归了,金振焕靠在墙边,手里拿着金韩彬那本纸张边角被撕得不完样的...

© 何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