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奈

默默产粮。宁拆不逆。
ES泉司。KNB赤右。
一腳韓圈一腳ES。
头像作者 id=4359805 侵删

【all赤】BE三十題(下)

*CP是看到标题的第一反应。
*有些CP不是不写是找不到题目写QWQ
*有些题目改过!

慎入。 O
篇篇渣。 O
偏题严重。 C

-16 我们都老了(绿赤)

    可能人过而立,就再也没有向前冲的勇气。

    年少时候的血气方刚,终究是多年以后的饭后笑话。

    曾经的执手相伴,到了后来不过只是生意上的同谋伙伴。

    失去了放手一搏去爱的勇气,谁与谁还能有什么将来呢。

-17 如果当时(虹赤)

    虹村修造要毕业了。

    赤司征十郎很明白,他俩接下来相会的机会将然不再。

    只是、只是、只是……

    他俩的自尊心都太强太强,禁不起对方一个故意却又不忍的伤害,导致现在这刹那,两人连偷偷望向对方的勇气都没有。

    哪怕赤司征十郎代表在校生向毕业生致词,公然站在全校面前,虹村修造却仍没有抬头的勇气。

    在场的毕业生几乎都哭了,连虹村也是。

    只是到底只是单纯因为与同学离别而不舍,还是又多了那个人的缘故,虹村修造始终无法摸清,又或者说是不愿去厘清。

    只是到头来,虹村修造和赤司征十郎,还是成为了独立的存在。

    如果、如果、如果……

    当时有个谁能够先勾起一如往常的恬笑的话。

    如果、如果、如果……

    这样子的话,是不是什么都会不一样呢。

-18 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黄赤)

    黄濑凉太有时觉得自己真如别人说的一样,和一只狗没两样,而且是那种笨与忠心都发挥到极致的狗。

    所以在主人抛弃自己的时候,也只是检讨自己到底是少了什么了,待检讨修正后,才会有脸再见主人一面。

    只是主人似乎不是很在乎自己的改变。他想。

    所以主人才会说另外一个人更重要。

    那个人是谁呢?黄濑凉太也不再去多想了。

    只是有点儿,想把自己变成那个人。

    还是丢掉黄濑凉太这只狗的皮好了,或许这样小赤司会更喜欢自己。

    他想。

-19 痴人说梦(降赤)

    降旗光树早就料到了。

    有些人的失败是从一开始就注定好的了。就像有些人的胜利打从出生便已确定。

    比如早已走远的那个人。

    降旗光树松开了握住围巾的手,本该环在一个人颈上的围巾一刹那成为了垃圾一般的物品。

    其实很想给他亲手戴上的,谁叫天气那么冷呢。

    他真的好怕他觉得冷了。

-20 玩笑而已(黄赤)

    小赤司的手有点冷。黄濑想。所以他特别想用自己手的温度温暖那个人冷冰冰的手,就像想以自己使他冷冰冰的心融化一样。

    只是小赤司好像不这么想。

    不然他就不会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他为了派遣无聊而开的玩笑而已。

-21 梦里的圆满结局(双赤)

    赤司梦到征十郎和自己在街道上面对面。

    于是他伸出了手,摸摸他的发,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嘴,来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够触碰到彼此了。

    所以当他感到手上的清晰触感时,他的眼角倏地湿润。

    幸福的味道是咸的,是眼泪的咸味,才不是甜点的甜味。

    赤司收回了手要擦擦自己眼角有点难堪的泪,却在擦拭完拿下手时,发现他少了根无名指。

    他再看向另一只手,还是缺了根无名指。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梦”一词。

    人在做梦时,手指有时会少了一根,跳起时可能会飞起来,书上的文字或许下一秒又变了。

    然后他好不容易才揩干的泪又涌出来了,轻轻悄悄的那种。

    他比谁都明白自己在做梦,却还是忍不住向前一步抱紧面前人的身躯。

    哪怕明明只是梦中幻影。

-22 厌倦(青赤)

    厌倦是渐渐增长的时间与渐渐增多的不合累积而成的结果。

    双方都强势的后果就是意料之中的分离。

    可能在那段过程中会想再拖一点、再拖一点,哪怕结局已经近在眼前。

    只是那份厌倦却愈来愈抓着你不放,最终逼迫得人选择放手。

    到底是不爱了呢还是爱不了了呢。

    就算是掌控这个整个世界的你也不明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情为何吧。

-23 粉碎性自尊(黄赤)

    黄濑凉太不是没有自尊心的人。

    只是为了赤司征十郎,他心甘情愿把他所有的自尊埋葬。

    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对他百依百顺地完全服从就好了。

    谁叫他是听话的小狗而对方是自己这条狗的主人呢。

-24 多余的人(双赤)

    征十郎明白赤司心中的甜蜜从何而来。

    八成是又和那个人约会了。他猜测。

    那个人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比自己好听一百万倍的声音,正在一字不漏地道出他的喜悦。

    可能就像枝上高歌的鸟儿一般雀跃欣喜。征十郎喜闻乐见。

    只是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像厌人的电灯泡。

    被人狠狠地忽略。

-25 相思相忘(虹赤)

    虹村修造不只一次想忘记面前这个人了。

    只是真的舍不得丢弃那段令人怎么回味都还是不腻不厌的过去。

    哪怕就只是段回不去的过去,拾不回的曾经。

    而那个人又总是嘴里嚷嚷着过去的自己似乎特别思念哪个谁,只是自己怎么想都想不起对方到底为何人,愈想愈头疼。

    所以到底还是互相思念的吧。

    可一个却试图忘记,一个则早已忘记。

    往事如烟。

-26 生离死别(双赤)

    对于死,征十郎是不畏惧的。

    毕竟他和赤司谁也不会留下谁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

    生而同体,死亦不离。

    连心脏都共用一颗了,怕什么离别。

    他真的不怕自己死。

    只是、只是,他还想再让赤司活久点。

    对于死,征十郎是抗拒的。

-27 到死都没说出口的……(黛赤)

    或许死亡就是那刹那的事。事后黛千寻这么想。

    他实在想不明白那样高傲的少年竟然就在空难离开了。

    黛千寻周围的世界手足无措,惟他一人的心湖却意外平静。

    这个消息就像是突然刮起的一阵大风,吹过湖面,没多久涟漪就散了。

    死寂无澜,宛若一汪快发臭的死水。

    还是很平静的。

    只是湖面底下不知藏了几句想对他说的话罢了。

-28 请回头看看我(黄赤)

    黄濑凉太在遇见赤司征十郎以后,发现自己似乎没有想像中的有自信,毕竟他始终没有自信赤司征十郎会转过身来,看看他。

    可能连他也不大了解自己。他想。

    毕竟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是真正懂他的。哪怕是能看透一切的那个人也是。

    啊啊,他应该不算能完全看透尘世一切吧,谁叫他看不见自己心底那积了再积的爱慕呢。

    可是似乎也不能这么说呢。

    谁叫赤司征十郎是背对着黄濑凉太的呢。

    既然视线不在他身上,又要怎么看清他未曾说出口的倾慕。

-29 撕毁梦想(虹赤)

    现实永远是把梦想丢弃的最佳理由。虹村修造想。

    他的梦想很简单,一颗篮球和一个赤司征十郎。

    他的现实很复杂,一个重病的父亲和其医药费的高昂。

    可是谁又不会甘于现实呢,敢追梦的人还不都是现实许可。

    所以最终还是主动放开了那只握着篮球的手,和另只牵着那个人的手,远走高飞。

    谁能不向现实妥协。

-30 无爱者(双赤)

    赤司相信自己是不爱征十郎的。

    毕竟那只是一个因为自己的软弱而诞生的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动感情的。

    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会爱上他。

    哪怕再想触碰到他、再想和他真正意义上的面对面说好多好多话,他还是能非常肯定地说无爱。

    究竟又有谁能接受自己爱上了身体里的另外一个自己。

    于是赤司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也告诉那个人。

    我不爱你。


END

【all赤】BE三十题(上)

*CP是看到标题的第一反应。
*有些CP不是不写是找不到题目写QWQ
*有些题目改过!

慎入。 O
篇篇渣。 O
偏题严重。 C

-1 旧情人(虹赤)

    初恋的滋味,最多人言说是酸甜。
    可能就像那年夏天特定的冰棒,经过几个礼拜的光阴后便再也寻不着了。
    想着,赤司征十郎第九十九次望向手中飞往美国的机票,又第九十九次地把手中的机票撕掉。

-2 背道而驰(绿赤)

    背道而驰。
    这似乎是渐行渐远的最佳方案。
    于是绿间真太郎在留下彼此过往十八年的羁绊后,便转身离去,然后在走得很远之时才挂念地回头看那么一眼。
    仅仅一眼。

-3 终其一生的单恋(黄赤)

    黄濑凉太从来不是什么表里如一真实如往的人。
    在演艺圈混久了,哪个人能不戴上面具?
    所以他在赤司征十郎面前戴了被称作「不爱」的面具整整一辈子,而那个一直以来都能看透一切的人却没看见他面具下的可悲执念。

-4 疲倦(黛赤)

    小少爷。
    认识的第一天是这样;交往的第一天是这样;就连分手的那天也是这样。
    真是让人无法省心的小少爷。
    有时候真的,很累啊。

-5 与爱无关(青赤)

    桃井五月不只一次好奇青峰大辉为什么对赤司征十郎特别温柔了。
    桃井五月半开玩笑地说是不是因为日久生情而把他那少之又少的温柔给挤出来了,不过青峰大辉否定的反应却比任何时刻都还激烈。
    他脑子里是满满否定的不可能,却忘了昨日他才担心那个人的体温太冷。 

-6 真假(双赤)

    征十郎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向面前那个和自己长得九成九似的人扣下扳机。
    面前的人笑得柔和,就像他们初见时那样,就像他们相爱时那样,就连现在相恨时也是一如往常地温柔笑着。
    笑得像舞台上的演员一样假。
    假得让征十郎伸手想去摸摸他的嘴角,却在伸出手时发现他什么都摸不到。

-7 七年之痒(虹赤)

    初夏。
    似乎七年前的那个夏天,太阳特别灼热,体育馆里充斥着篮球击地之音与少年们一句两句对炙热天气的抱怨。
    不过今非昔比,在开着冷气的房子里,虹村修造与赤司征十郎之间只剩下仿佛公式一般的对话。
    然后虹村修造想起了,自己似乎好一阵子没有主动吻赤司征十郎了。
    感情再深也是抵不过光阴的冲刷。
    于是他主动吻上那人的唇,惹得那人错愕却又配合,然而虹村却又主动离开了那人的唇瓣,面前的人仍旧脸颊微红。
    他凝视着那人绯红的脸颊仔细想了想,或许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那天夜晚,虹村修造最后一次睡在赤司征十郎的身侧,而赤司征十郎也是最后一次在他的怀里入眠。
    只是隔天醒来,那个人已经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8 此生来世(双赤)

    若有来生,我不奢求与你执手直到白头,只愿曾经并肩一起走。

-9 杀了你(双赤)

    赤司最终还是先下手的那个。
    他终究还是比征十郎更理性、心理素质更好,所以能接受比那人更大的心理挫折。
    只是他还是下不了心,没办法干脆地了解面前人的性命,哪怕那是他最在乎的责任。
    可是光让那个人痛,他就疼死了。
    终归还是曾骨肉相连的双子。
    想着想着,赤司发觉痛的感觉似乎比想像中更剧烈了。

-10 一直都是骗局(黑赤)

    黑子哲也明白自己自始至终都只是赤司征十郎为了胜利而布置的棋。
    只是他还是选择遮住自己的双眼,去感知这个被他掌控的世界,那个生而为王的人。
    然后他想起了那人突地被吻时脸上的红晕,被抢走喜欢食物时吃亏的表情,还有胜利时脸上藏不住的欢快。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什么都没有关系了。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虹赤)

    虹村修造在回来日本以前是满满的期待。
    谁叫他特别想念那个赤发少年。
    所以当归国时,他第一个找的故人固然是那个男孩。
    眼前的人依旧是那样招人喜爱的娃娃脸,待人依旧是他印象中的礼貌优雅,可是看他的眼神却有哪些不一样。
    “那个…请问你从刚刚就一直站在我旁边,是为什么啊?”
    虹村修造一脸无解地看着面前的人,面前的人也无解地看向他。
    虹村只当这是赤司故意开的玩笑,于是就像从前一样勾住他的脖颈,笑道:“看到这么多年没见的学长,开这个玩笑有比欢迎来得重要?臭小鬼。”
    赤司皱紧眉头,轻轻地把虹村的手移开,也同样轻轻地道:“抱歉,我不认识你。”然后尴尬地离去。
    留下虹村一人伫留在原地,心仿佛被抽空了一块。

-12 无爱亦无恨(虹赤)

    时光改变着一些东西,却又同时保留了一些东西。
    比如虹村修造还是那个虹村修造,赤司征十郎也仍是那个赤司征十郎。
    容貌依旧如昔,光阴的大手宽容地没在他们脸上留下多少与岁月并行的痕迹。
    只是麻木的情感怎么躲也躲不掉了。
    看见那人的时候不再会心动,而在知晓对方的背叛时却也不会对其恨之入骨。
    究竟是谁在操控呢,这个世界。
    玩心真重。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双赤)

    赤司有时会想,若自己向身边的人说自己喜欢征十郎,会不会被说成自恋?
    不过事实上,他的确最喜欢征十郎了。
无论是他因为得到理所当然的胜利时嘴角微勾的时候、无论是他因为失去原若呼吸的胜利时鼻头微酸的时候,甚至是全天下都立了一座墙与自己为敌留他一人孤独奋斗的时候,征十郎都在。
    他是这星球上余七十亿人中,唯一真正了解他的人,唯一能真正体会他感受的人。
    却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无论他怎么努力都触碰不到的人。
    谁叫在众人眼里,赤司与征十郎打从根底就是同一个人。

-14 不如从未相遇(黛赤)

    天台的空气还是那样,模样还是那样,只是总有些不同。
    中午时分或课余时刻不会再有一个顶着显眼赤发的少年静悄悄走到自己身边,然后问自己又在看些什么小说了。
    可能是和他说得太狠了。
    虽然那个少年唇瓣的甜美还残存在嘴角,黛千寻却再也没有办法牵住他的手说要帮他遮风挡雨,守护每个应当属于他的胜利了。
    不过到底还是自己的不理智闯下的祸。
    只是他可能从未想到,赤司征十郎还真被他那六个字说服了。
    不如从未相遇。
    说到底,谁不是残忍的那方。

-15  无知伤害(青赤)

    可能还是因为相处太难的缘故。
    两片太过于尖锐的刀刃,是怎么磨都磨不成圆滑的。
    青峰大辉眼里容不进任何一粒沙子,而赤司征十郎判断是对方的太不成熟。
    谁都不肯退让一步,于是把两片刀刃之间被名为相爱的脆弱镜子刺破。
    相爱已成过去完成,曾经许过的誓言化为埃尘。
    从我们,变成两个人。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