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1022👑👑

【all赤】BE三十题(上)

*CP是看到标题的第一反应。
*有些CP不是不写是找不到题目写QWQ
*有些题目改过!

慎入。 O
篇篇渣。 O
偏题严重。 C

-1 旧情人(虹赤)

    初恋的滋味,最多人言说是酸甜。
    可能就像那年夏天特定的冰棒,经过几个礼拜的光阴后便再也寻不着了。
    想着,赤司征十郎第九十九次望向手中飞往美国的机票,又第九十九次地把手中的机票撕掉。

-2 背道而驰(绿赤)

    背道而驰。
    这似乎是渐行渐远的最佳方案。
    于是绿间真太郎在留下彼此过往十八年的羁绊后,便转身离去,然后在走得很远之时才挂念地回头看那么一眼。
    仅仅一眼。

-3 终其一生的单恋(黄赤)

    黄濑凉太从来不是什么表里如一真实如往的人。
    在演艺圈混久了,哪个人能不戴上面具?
    所以他在赤司征十郎面前戴了被称作「不爱」的面具整整一辈子,而那个一直以来都能看透一切的人却没看见他面具下的可悲执念。

-4 疲倦(黛赤)

    小少爷。
    认识的第一天是这样;交往的第一天是这样;就连分手的那天也是这样。
    真是让人无法省心的小少爷。
    有时候真的,很累啊。

-5 与爱无关(青赤)

    桃井五月不只一次好奇青峰大辉为什么对赤司征十郎特别温柔了。
    桃井五月半开玩笑地说是不是因为日久生情而把他那少之又少的温柔给挤出来了,不过青峰大辉否定的反应却比任何时刻都还激烈。
    他脑子里是满满否定的不可能,却忘了昨日他才担心那个人的体温太冷。 

-6 真假(双赤)

    征十郎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向面前那个和自己长得九成九似的人扣下扳机。
    面前的人笑得柔和,就像他们初见时那样,就像他们相爱时那样,就连现在相恨时也是一如往常地温柔笑着。
    笑得像舞台上的演员一样假。
    假得让征十郎伸手想去摸摸他的嘴角,却在伸出手时发现他什么都摸不到。

-7 七年之痒(虹赤)

    初夏。
    似乎七年前的那个夏天,太阳特别灼热,体育馆里充斥着篮球击地之音与少年们一句两句对炙热天气的抱怨。
    不过今非昔比,在开着冷气的房子里,虹村修造与赤司征十郎之间只剩下仿佛公式一般的对话。
    然后虹村修造想起了,自己似乎好一阵子没有主动吻赤司征十郎了。
    感情再深也是抵不过光阴的冲刷。
    于是他主动吻上那人的唇,惹得那人错愕却又配合,然而虹村却又主动离开了那人的唇瓣,面前的人仍旧脸颊微红。
    他凝视着那人绯红的脸颊仔细想了想,或许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那天夜晚,虹村修造最后一次睡在赤司征十郎的身侧,而赤司征十郎也是最后一次在他的怀里入眠。
    只是隔天醒来,那个人已经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8 此生来世(双赤)

    若有来生,我不奢求与你执手直到白头,只愿曾经并肩一起走。

-9 杀了你(双赤)

    赤司最终还是先下手的那个。
    他终究还是比征十郎更理性、心理素质更好,所以能接受比那人更大的心理挫折。
    只是他还是下不了心,没办法干脆地了解面前人的性命,哪怕那是他最在乎的责任。
    可是光让那个人痛,他就疼死了。
    终归还是曾骨肉相连的双子。
    想着想着,赤司发觉痛的感觉似乎比想像中更剧烈了。

-10 一直都是骗局(黑赤)

    黑子哲也明白自己自始至终都只是赤司征十郎为了胜利而布置的棋。
    只是他还是选择遮住自己的双眼,去感知这个被他掌控的世界,那个生而为王的人。
    然后他想起了那人突地被吻时脸上的红晕,被抢走喜欢食物时吃亏的表情,还有胜利时脸上藏不住的欢快。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什么都没有关系了。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虹赤)

    虹村修造在回来日本以前是满满的期待。
    谁叫他特别想念那个赤发少年。
    所以当归国时,他第一个找的故人固然是那个男孩。
    眼前的人依旧是那样招人喜爱的娃娃脸,待人依旧是他印象中的礼貌优雅,可是看他的眼神却有哪些不一样。
    “那个…请问你从刚刚就一直站在我旁边,是为什么啊?”
    虹村修造一脸无解地看着面前的人,面前的人也无解地看向他。
    虹村只当这是赤司故意开的玩笑,于是就像从前一样勾住他的脖颈,笑道:“看到这么多年没见的学长,开这个玩笑有比欢迎来得重要?臭小鬼。”
    赤司皱紧眉头,轻轻地把虹村的手移开,也同样轻轻地道:“抱歉,我不认识你。”然后尴尬地离去。
    留下虹村一人伫留在原地,心仿佛被抽空了一块。

-12 无爱亦无恨(虹赤)

    时光改变着一些东西,却又同时保留了一些东西。
    比如虹村修造还是那个虹村修造,赤司征十郎也仍是那个赤司征十郎。
    容貌依旧如昔,光阴的大手宽容地没在他们脸上留下多少与岁月并行的痕迹。
    只是麻木的情感怎么躲也躲不掉了。
    看见那人的时候不再会心动,而在知晓对方的背叛时却也不会对其恨之入骨。
    究竟是谁在操控呢,这个世界。
    玩心真重。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双赤)

    赤司有时会想,若自己向身边的人说自己喜欢征十郎,会不会被说成自恋?
    不过事实上,他的确最喜欢征十郎了。
无论是他因为得到理所当然的胜利时嘴角微勾的时候、无论是他因为失去原若呼吸的胜利时鼻头微酸的时候,甚至是全天下都立了一座墙与自己为敌留他一人孤独奋斗的时候,征十郎都在。
    他是这星球上余七十亿人中,唯一真正了解他的人,唯一能真正体会他感受的人。
    却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无论他怎么努力都触碰不到的人。
    谁叫在众人眼里,赤司与征十郎打从根底就是同一个人。

-14 不如从未相遇(黛赤)

    天台的空气还是那样,模样还是那样,只是总有些不同。
    中午时分或课余时刻不会再有一个顶着显眼赤发的少年静悄悄走到自己身边,然后问自己又在看些什么小说了。
    可能是和他说得太狠了。
    虽然那个少年唇瓣的甜美还残存在嘴角,黛千寻却再也没有办法牵住他的手说要帮他遮风挡雨,守护每个应当属于他的胜利了。
    不过到底还是自己的不理智闯下的祸。
    只是他可能从未想到,赤司征十郎还真被他那六个字说服了。
    不如从未相遇。
    说到底,谁不是残忍的那方。

-15  无知伤害(青赤)

    可能还是因为相处太难的缘故。
    两片太过于尖锐的刀刃,是怎么磨都磨不成圆滑的。
    青峰大辉眼里容不进任何一粒沙子,而赤司征十郎判断是对方的太不成熟。
    谁都不肯退让一步,于是把两片刀刃之间被名为相爱的脆弱镜子刺破。
    相爱已成过去完成,曾经许过的誓言化为埃尘。
    从我们,变成两个人。

TBC

评论(1)
热度(27)

© 何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