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1022👑👑

【all赤】BE三十題(下)

*CP是看到标题的第一反应。
*有些CP不是不写是找不到题目写QWQ
*有些题目改过!

慎入。 O
篇篇渣。 O
偏题严重。 C

-16 我们都老了(绿赤)

    可能人过而立,就再也没有向前冲的勇气。

    年少时候的血气方刚,终究是多年以后的饭后笑话。

    曾经的执手相伴,到了后来不过只是生意上的同谋伙伴。

    失去了放手一搏去爱的勇气,谁与谁还能有什么将来呢。

-17 如果当时(虹赤)

    虹村修造要毕业了。

    赤司征十郎很明白,他俩接下来相会的机会将然不再。

    只是、只是、只是……

    他俩的自尊心都太强太强,禁不起对方一个故意却又不忍的伤害,导致现在这刹那,两人连偷偷望向对方的勇气都没有。

    哪怕赤司征十郎代表在校生向毕业生致词,公然站在全校面前,虹村修造却仍没有抬头的勇气。

    在场的毕业生几乎都哭了,连虹村也是。

    只是到底只是单纯因为与同学离别而不舍,还是又多了那个人的缘故,虹村修造始终无法摸清,又或者说是不愿去厘清。

    只是到头来,虹村修造和赤司征十郎,还是成为了独立的存在。

    如果、如果、如果……

    当时有个谁能够先勾起一如往常的恬笑的话。

    如果、如果、如果……

    这样子的话,是不是什么都会不一样呢。

-18 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黄赤)

    黄濑凉太有时觉得自己真如别人说的一样,和一只狗没两样,而且是那种笨与忠心都发挥到极致的狗。

    所以在主人抛弃自己的时候,也只是检讨自己到底是少了什么了,待检讨修正后,才会有脸再见主人一面。

    只是主人似乎不是很在乎自己的改变。他想。

    所以主人才会说另外一个人更重要。

    那个人是谁呢?黄濑凉太也不再去多想了。

    只是有点儿,想把自己变成那个人。

    还是丢掉黄濑凉太这只狗的皮好了,或许这样小赤司会更喜欢自己。

    他想。

-19 痴人说梦(降赤)

    降旗光树早就料到了。

    有些人的失败是从一开始就注定好的了。就像有些人的胜利打从出生便已确定。

    比如早已走远的那个人。

    降旗光树松开了握住围巾的手,本该环在一个人颈上的围巾一刹那成为了垃圾一般的物品。

    其实很想给他亲手戴上的,谁叫天气那么冷呢。

    他真的好怕他觉得冷了。

-20 玩笑而已(黄赤)

    小赤司的手有点冷。黄濑想。所以他特别想用自己手的温度温暖那个人冷冰冰的手,就像想以自己使他冷冰冰的心融化一样。

    只是小赤司好像不这么想。

    不然他就不会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他为了派遣无聊而开的玩笑而已。

-21 梦里的圆满结局(双赤)

    赤司梦到征十郎和自己在街道上面对面。

    于是他伸出了手,摸摸他的发,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嘴,来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够触碰到彼此了。

    所以当他感到手上的清晰触感时,他的眼角倏地湿润。

    幸福的味道是咸的,是眼泪的咸味,才不是甜点的甜味。

    赤司收回了手要擦擦自己眼角有点难堪的泪,却在擦拭完拿下手时,发现他少了根无名指。

    他再看向另一只手,还是缺了根无名指。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梦”一词。

    人在做梦时,手指有时会少了一根,跳起时可能会飞起来,书上的文字或许下一秒又变了。

    然后他好不容易才揩干的泪又涌出来了,轻轻悄悄的那种。

    他比谁都明白自己在做梦,却还是忍不住向前一步抱紧面前人的身躯。

    哪怕明明只是梦中幻影。

-22 厌倦(青赤)

    厌倦是渐渐增长的时间与渐渐增多的不合累积而成的结果。

    双方都强势的后果就是意料之中的分离。

    可能在那段过程中会想再拖一点、再拖一点,哪怕结局已经近在眼前。

    只是那份厌倦却愈来愈抓着你不放,最终逼迫得人选择放手。

    到底是不爱了呢还是爱不了了呢。

    就算是掌控这个整个世界的你也不明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情为何吧。

-23 粉碎性自尊(黄赤)

    黄濑凉太不是没有自尊心的人。

    只是为了赤司征十郎,他心甘情愿把他所有的自尊埋葬。

    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对他百依百顺地完全服从就好了。

    谁叫他是听话的小狗而对方是自己这条狗的主人呢。

-24 多余的人(双赤)

    征十郎明白赤司心中的甜蜜从何而来。

    八成是又和那个人约会了。他猜测。

    那个人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比自己好听一百万倍的声音,正在一字不漏地道出他的喜悦。

    可能就像枝上高歌的鸟儿一般雀跃欣喜。征十郎喜闻乐见。

    只是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像厌人的电灯泡。

    被人狠狠地忽略。

-25 相思相忘(虹赤)

    虹村修造不只一次想忘记面前这个人了。

    只是真的舍不得丢弃那段令人怎么回味都还是不腻不厌的过去。

    哪怕就只是段回不去的过去,拾不回的曾经。

    而那个人又总是嘴里嚷嚷着过去的自己似乎特别思念哪个谁,只是自己怎么想都想不起对方到底为何人,愈想愈头疼。

    所以到底还是互相思念的吧。

    可一个却试图忘记,一个则早已忘记。

    往事如烟。

-26 生离死别(双赤)

    对于死,征十郎是不畏惧的。

    毕竟他和赤司谁也不会留下谁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

    生而同体,死亦不离。

    连心脏都共用一颗了,怕什么离别。

    他真的不怕自己死。

    只是、只是,他还想再让赤司活久点。

    对于死,征十郎是抗拒的。

-27 到死都没说出口的……(黛赤)

    或许死亡就是那刹那的事。事后黛千寻这么想。

    他实在想不明白那样高傲的少年竟然就在空难离开了。

    黛千寻周围的世界手足无措,惟他一人的心湖却意外平静。

    这个消息就像是突然刮起的一阵大风,吹过湖面,没多久涟漪就散了。

    死寂无澜,宛若一汪快发臭的死水。

    还是很平静的。

    只是湖面底下不知藏了几句想对他说的话罢了。

-28 请回头看看我(黄赤)

    黄濑凉太在遇见赤司征十郎以后,发现自己似乎没有想像中的有自信,毕竟他始终没有自信赤司征十郎会转过身来,看看他。

    可能连他也不大了解自己。他想。

    毕竟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是真正懂他的。哪怕是能看透一切的那个人也是。

    啊啊,他应该不算能完全看透尘世一切吧,谁叫他看不见自己心底那积了再积的爱慕呢。

    可是似乎也不能这么说呢。

    谁叫赤司征十郎是背对着黄濑凉太的呢。

    既然视线不在他身上,又要怎么看清他未曾说出口的倾慕。

-29 撕毁梦想(虹赤)

    现实永远是把梦想丢弃的最佳理由。虹村修造想。

    他的梦想很简单,一颗篮球和一个赤司征十郎。

    他的现实很复杂,一个重病的父亲和其医药费的高昂。

    可是谁又不会甘于现实呢,敢追梦的人还不都是现实许可。

    所以最终还是主动放开了那只握着篮球的手,和另只牵着那个人的手,远走高飞。

    谁能不向现实妥协。

-30 无爱者(双赤)

    赤司相信自己是不爱征十郎的。

    毕竟那只是一个因为自己的软弱而诞生的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动感情的。

    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会爱上他。

    哪怕再想触碰到他、再想和他真正意义上的面对面说好多好多话,他还是能非常肯定地说无爱。

    究竟又有谁能接受自己爱上了身体里的另外一个自己。

    于是赤司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也告诉那个人。

    我不爱你。


END

评论
热度(17)

© 何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