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1022👑👑

【彬振】同归 CH·3(大修)

架空 | 畅销作曲家彬×一线爱豆焕



   “哥,你是我见过最坏的人了。”

   “为什么?”

   少年吸了口手摇饮料,边嚼着茶中的料儿边模糊不清地说道:

   “因为你对谁都一样善良。”

    早春细雨纷飞,春寒料峭,而开学时候的社团教室是东城红杏的闹,一个个参加入社考的新生背抵着廊上杆子,此起彼落的交谈和心跳把校园里凝了整个长假的冷清挤空。把自己裹得紧紧的金振焕长呼了一口气,还算暖和。

    那天他穿得圆滚滚的,一件又一件叠加的大衣显得他像春意已至却仍固执不化的雪球,入座后,身侧穿得像待会儿就要去海滩打排球的副社长金知元,笑他说幸好他没选了件白色的大衣来穿,不然走在路上可要担心铲雪夫嫌他这颗雪球重了。金知元笑得颇没良心,换来了金振焕几个发出噗噗声的水拳头儿。

    金韩彬第一次见到金振焕就是这天,从今往后和他生活牵上了线、又打了一个个死结的小哥哥,那天被团子似的服装衬得脸小,头往后仰呼气的模样就像个小孩子般的,向后躺倒在羽绒被之中,揉了揉眼说好倦啊但心里头却还是想玩儿的。他眼里的小哥哥笑弯的眼儿似月,在白日显得透明的光四处洒,洒在了往后时间的路上。

    金韩彬那天是披着月光携着笑走在花开的归途的,可金振焕一天见了好几个想入社的新生,对金韩彬着实也只剩一些模糊印象。但阴错阳差的,在第一次社团课前,金振焕还是被迫记住了这个小学弟。

    金振焕嘛,从小到大最改不得的坏习惯莫过于那赖床性子。他老家在济州岛,只身一人到首尔就读高中,固然是住在宿舍的。舍友里头,一个金知元有时球队要晨练;另一个宋允亨叫他摇他都太温和了每早都叫不醒他,哪怕金振焕早就醒了,无论宋允亨怎么催,他就是硬要生生世世都把身子给黏在床上,赖得差不多时才肯从被窝脱身,伸手抽了手机来看,才发现早自习都快结束了。

    洗漱好后已然是早自习过后的下课,金振焕侧背著书包在校园里疾走,无暇顾忌鞋上的绳结已然松落,怎知在教室前倒数最后一个楼梯上给踩到了,身体顺着力向后一倒,接着却又被一手的力量给拉了回来,惊慌和焦急未散。

    金振焕没来得及缓过来道声谢,倒是救了自己一回的恩人先启了唇关心起了他,“社长,你还好吧?”

    金振焕眨眨眼,发现面前的脸孔略微熟悉,又唤自己为社长,八成是他音乐社的新社员,接着又意识到两张面孔似乎离得太近,少年脸颊上快长出的痘子他都能看清,才尴尬地撇过头,声音细若地上蚂蚁,一踩一捏便绝迹无影,“……没、沒事,谢谢你。”

    然而情况已是尴尬得两个人都接不下句,可偏偏金振焕还没吃早餐的肚子此时响得清亮,小学弟还搭在他肩上没放下的臂膀因憋笑而抖动,金振焕恼羞成怒,甩開了他的手臂,手指著他的鼻子,“你不要笑。”接着脚步跺得大力地往上面阶梯走。

    小学弟手里拎着还热着的早餐袋子,忍著笑喚了他一聲,“社长,我才刚从合作社买了两份蛋饼,要不分你一个吧?”

    金振焕头转了过来,视角难得比别的男孩子还高些,“你不吃吗?”

    小学弟耸了耸肩,模样挺无所谓,“分你不好吗?我吃一个如果不够我还能再买,或者抢同学的也行。”

    金振焕抽了抽嘴角,接过了少年手里的餐盒,“你同学有你这种同窗真可怜,”嘴里损着可眼儿还是笑弯了,“但我这社长有你这学弟还算挺幸运的。”



Track 1 秋扇

       人生若只如初见
       请让我们永远停留在那一份缱绻





















抱歉被科展和各種報告轟炸,加上又沒手感,幾乎每個晚上都有打開稿子但就是寫不出來(இωஇ )
我盡力而為,坑是不可能的,除非爬出彬振坑才可能坑掉文❣❣

评论(4)
热度(15)

© 何奈 | Powered by LOFTER